今日在线

市盈率,校园狂少,歇斯底里

闲话南北朝之天下归一——混乱南齐(3)

北魏占了便宜,显然吃octupus亏的就是南齐了;而且说吃亏,都是轻的;寿阳的失陷可以说给南齐带来的是灾难性的后果——

以前南北交锋,南朝军队即使野战打不过对方,至少可以借淮河天险凭险固守。现在北魏军过了淮河,鲜卑骑兵可以在淮南千里平川之地肆意纵横,南朝对北魏的战略防御体系完全陷入被动,几乎万劫不复。

这么大的事儿,萧宝卷再傻也知道北魏军过了淮河对他和南齐意味着门户洞开。

公元500年4月,萧宝卷下诏,平西将军崔慧景率大军,向北魏发起反击。

不过,萧宝卷可不知道,崔慧景这一走,对他而言,差点儿就酿成了塌天大祸。

要说萧宝卷对这次反攻,那堡罗风情地板还是非常重视的,不仅设宴为崔慧景壮行;而且还单独召见了崔慧景。

二人说的啥,史料中未曾记载;不过等崔慧景出来的时候,据说笑的很嗨。

为了确保反攻万无一失,萧宝卷在正面安排了崔慧景,同时在侧翼也布了一手棋,他让新任豫州刺史萧懿率军3万,驻扎在小岘(今安徽含山北郊)。

时不我待,如果让北魏军在寿阳方向站稳脚跟,再打难度就大了;于是崔慧景辞别萧宝卷带兵出发。

但是,走到广陵城北也就几十里的地方,崔慧景下令,全军扎营,众将到大帐开会。

将领们N脸懵逼的来了,不赶紧走开哪门子会啊。

等到了中军大帐,崔慧景第一句话就让小伙伴震惊了——

“我深受高皇帝、武皇帝、明皇帝三世厚恩,且受明皇帝托孤之重,本当尽力辅弼幼主。但昏君无道,枉杀重臣,祸乱民间,若不矫枉,社稷危矣。我为拯万民于水火,决定推翻昏君,诸公有意与崔某共匡社稷否?”(“吾荷三帝厚恩,当顾托之重。幼主昏狂,朝廷坏乱;危而不扶,责在今日。欲与诸君共建大功以安社稷,何如?”)

何如?

何呗!

崔慧景一说,众将高呼响应,愿从将军!

既然大家思想统一,崔慧景也不废话,当场下令全军开拔;不过不是去寿阳,而是调头哪儿来的回哪儿去。

从后面看,崔慧景打算造反不是一天两天,而是早有准备;他刚回到广陵,守城司马崔恭祖便开门放崔慧景进城。广陵是建康在江北最重要的门户,离首都朝发夕至。

而且,在这儿崔慧景意外的碰到了一个‘盟友’,不费一枪一弹就过了长江。

怎么呢?

按南齐行政划分,广陵对面是京口,也就是现在的镇江;此处是南齐南徐、兖州治所。守将是萧宝卷三弟、江夏王萧宝玄。

这会儿萧宝玄正跟他哥萧宝卷怄气呢。

萧宝玄的媳妇儿唤作徐氏,两口子感情很好;不过这位徐氏是前首辅大臣徐孝嗣的女儿;徐孝嗣被赐死后,萧宝卷非要棒打鸳鸯,逼着萧宝玄跟媳妇儿离婚;这给萧宝玄恨疯了都要。

本来就对萧宝卷来气,崔慧景来了一煽呼,说事成之后拥立萧宝玄为帝;后者立刻就同意了;不仅杀掉了萧宝卷派来的使者,同时放开防线,让崔慧景的部队顺顺当当的渡过了长江。

“北伐军”突然变成了“南征军”,萧宝卷魂都吓飞了,直骂崔慧景不是东西,然后赶紧下令给左卫将军左兴盛率军声讨反贼殷子善崔慧景和萧宝玄。

不知道萧宝卷是不是急疯了,生怕左兴盛不中用,居然有本事“请”动了二百多年前的东汉末年孙君琪秣陵县尉蒋子文,就是南朝史籍中经常提到的“蒋侯”。萧宝卷真是阔气,封蒋子文为相国、太宰、大将军、录尚书事、扬州牧,并晋爵钟山王,假黄钺,代天子出征。

打仗凭的真本事,迎风洒狗血的勾当只能沦为笑柄,萧宝卷也不傻,再派骁骑将军张佛护和直閤将军徐朱鸽写的歌元称等六名军主率兵守住竹里要塞(今江苏南京龙谭镇东)。

萧宝玄不想让张佛护过来添乱,派人劝降张佛护,没想到张佛护对萧宝卷忠心不二,不睬萧宝玄。崔慧736225景见张佛护不识相,那就不要怪爷们下手狠了。因崔慧景的手下多是江北悍卒,而且他们属于机动作战,没有多少储备粮,为了吃饭,就必须玩命。官军虽然也拼命抵抗,但还是没有玩过这伙不要白雪心心奈命的,大败,张佛护和另外四位军主战死,徐元称见势不妙,灰司立刻反了水。

竹里的失陷,几乎让萧宝卷抓狂,他可不想做第二个刘劭,再赌一把吧。萧宝卷派太子詹事王莹率兵驻扎湖头,连同蒋山的官军,足有数万人。崔慧景见官军这阵势,确实有些发怵,excel横向筛选如果发动正面进攻内火旺怎么调理,以他的本钱,未必有胜算。

正好他手下有个叫万副儿的当地人,给崔慧景出了个主意:“官军驻守蒋山,我们从正面突不进去,不如从蒋山上抄小路入城。”崔慧景大喜,挑了一千多精壮汉子趁着夜色,悄悄从蒋山西岩攀爬过来,骚扰官军。

官军真够威武雄壮的,叛军不过区区千人,居然就把数万官军吓的魂飞魄散,还没打呢,全都跑了。王莹根本不是块打仗的材料,但天生是个游水的好手,王大人跳到水里,抱着块木头拼命划回了城里。

王莹跑了,另一路的左兴盛也不甘示弱,丢下驻守北篱门的三万多弟兄,狂呼乱叫的逃了,但左将军运气不好,没跑多远就被崔慧景活市盈率,校园狂少,歇斯底里捉了,砍头示众。

崔慧景也没想到官军这么白菜,笑的合不拢嘴,指挥弟兄们包围了皇宫,准备吃萧宝卷的豆腐。官军在蒋山的溃逃给城内树了一个坏榜样,建康全城崩溃,崔慧景趁热打铁,打着宣德太后王宝明的旗号,废萧宝卷为吴王,准备拥立萧宝玄。

就在这个时候,竟陵王萧子良的两个儿子、巴陵王萧昭胄和弟弟永新侯萧昭颖突然投奔崔慧景。因为萧昭胄是世祖武皇帝萧赜的正牌嫡孙,比旁枝末味的萧宝玄更正统,所以崔慧景又打算抛弃萧宝玄,拥立萧昭胄,但却一直犹豫不决。

崔慧景按兵云趣园一区不动,萧宝卷就得了宝贵的战略缓冲时间,现在朝中已经无人可派了,萧宝卷万不得以,将驻守小岘的豫州刺史萧懿调回来平叛。萧懿是永元朝仅有的柱石之臣,最是忠心不二的。

萧懿正在吃饭,皇帝派人来调他,二话不说,丢掉筷子,带着3千劲卒去了京城。萧懿的到来给人心惶惶的京城打了一针鸡血,形势立刻稳定下来,他们相信萧懿注定是崔慧景的克星。

雍州刺史萧衍听说大哥带兵进京,觉得这是除掉萧宝卷的最佳时机,萧衍派心腹虞安福劝萧懿趁进京的时候干掉萧宝卷,咱萧家兄弟坐天下,萧懿素称忠义,哪肯做这种事情,当然不从。

萧懿现在一门心思对付崔慧景,其实就双方兵力肾派泰斗来说,不相上下,但叛军内部却出g8048了问题。崔慧景的儿子崔觉和崔恭祖争抢竹里之捷的功劳,儿子和同宗兄弟掐架,弄的崔慧景两头安慰,好不尴尬。

崔恭祖倒还讲情份,以大事为重,劝崔慧景派人信乐堇守住秦淮河,阻止萧懿过河。但崔慧景却幻想官军不战自溃,不同意。崔恭祖请战萧懿,崔慧景却让崔觉出战,肥水不流外人田。结果崔觉不经打,被萧懿杀的溃不成军,死伤二千多。

崔恭祖见这爷俩也不像成大事的,加上前几天崔恭祖抢走了几个貌美如花的东宫歌伎,还没来及怜香惜玉,就被崔觉给抢走了。崔恭祖一怒之下,带着崔慧景心腹猛将刘灵运投降了官军。

二人的出逃对叛军士气的打击相当沉重,叛军内部一片混乱。崔慧景看到这个样子,知道这回算栽在萧懿手上了,但他已经和萧宝卷翻了脸,除了北逃鲜卑魏,也没第二路可走。

崔慧景带着几个心腹人悄悄逃出大营,准备过江投奔魏朝,萧懿没发现崔慧景,率击攻击叛军本部,叛军早就不想打了,一触即溃。崔慧景也够呛,刚逃到蟹浦,就被一个打渔的壮汉发现了,一刀砍死崔慧景,人头放在鱼篮里,送往建康邀功。

崔觉没和老爹一起逃,而是化装成一个道士,但还是没逃脱,被人发现捕拿,砍头。最亏的就是崔恭祖,虽然投降了朝廷,但萧宝卷并没有放过他,一刀送上西天。

崔慧景的失败,还直接把江夏王萧宝玄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萧宝卷岂能饶了他。想取代我做皇帝,先去地下问问先帝同不同意吧。

萧宝卷为了解恨,让一伙小厮用布帐将萧宝玄围在中间,几十个人擂鼓吹号,萧宝卷对着萧宝玄冷笑:“老三,现在知道瓮中之鳖的滋味了吧。”萧宝玄已为人刀上鱼肉,只求速死,这点大哥倒满足了他,“少日杀之”。至于巴陵王萧昭胄和弟弟萧昭颖,萧宝卷难得发了一回善心,没杀他们,踢到府里老实做窝囊王爷。

看来萧宝卷没白跟老爹萧鸾学本事,不仅残害骨肉的功夫青出于蓝,甚至玩起政治手腕,萧宝卷也不逊老爹。崔慧景败后,官军搜查出许多朝廷大佬私通崔慧景的信件,都是提前画保命符的。

有人劝萧宝卷大开杀戒,诛杀逆贼,肃清朝野。萧宝卷却难得的英明一回,让人把这些信件全都烧掉,告诉手下人:“攀龙附凤这是人的本性,萧宝玄尚且知道,更何况外人,算了吧。朕以后还指望他们办差呢。”

萧宝卷难得英明一次,放了许多大臣一马;您可记黄动漫着,就这一次!

接下来,就该论功行赏了。

平定慧景之乱,首功自然是萧懿的;没有萧家大爷兼程回援,这会儿萧宝卷指不定什么德性呢。

萧宝卷也没亏待萧懿,封萧懿朱业晋为尚书令,萧大爷由此成为南齐政界的二号人物。

不过,这种封赏对萧大爷而言,真的难说是福还是祸——

萧懿为人忠正耿直,处事公允,如果在明君手下,绝对是辅弼良工;可是在萧宝卷这号儿昏君手下,萧大爷显然迟早是要被黑的。

这不,刚当上尚书令,萧懿就跟萧宝卷600712股吧两条忠实的狗,茹法珍、王咺之发生了冲突;原因巨简单,后面这俩货太贪。这显然跟萧懿的三观不合;于是萧大爷以人民的名义顺理成章的断了那俩货的财路。

再于是,这俩货怀恨在心,一封秘折呈给萧宝卷,洋洋洒洒一堆废话,中心思想四个大字:萧懿谋逆!(“懿将行隆昌故事,陛下命在晷刻。”)

萧宝卷看完,二话不说就让人把萧懿抓了;抓完之后,一杯毒酒,赐死!说这话儿,是公元500年11月。

其实,萧大爷完全有机会不死。

说两件事儿,第一件事儿,就在萧懿回师建康,击败崔慧景之后,他弟弟萧衍就派人秘密跟森海塞尔pc230萧懿说过这样的话,“诛贼之后,则有不赏之功。当明君李仲基贤主,尚或难立;况于乱朝,何以自免!若贼灭之后,仍勒兵入宫,行伊、霍故事,此万世一时。若不欲尔,便放表还历阳,托以外拒为事,则威振内外,谁敢不从!一朝放兵,受其厚爵,高而无民,必生后悔。”

结果,萧懿的反应是,“不从”。

第二件事儿,就在萧懿当尚书令的这段时间,萧宝卷见天儿瞎跑出去玩儿,有人劝过萧懿,这领导,废了得了(“时帝出入无度,或劝懿因其出门,举兵废之。”);萧懿的反应是,“不听”。

这还不算,萧懿平时人缘儿不错,这次萧宝卷派人抓他,已经有人通过秘密渠道向他通风报信儿,告诉萧懿江边有船,您赶紧出城奔襄阳。

结果萧懿的反应是,“自古皆有死,岂有叛走尚书令邪!”

而且,就在临死前,萧懿还把弟弟萧衍给卖了,他告诉萧宝卷,我弟弟萧衍虎据雍州,一旦有变,必为朝廷大患(“家弟在雍,深为朝廷忧之。”)。

愚忠至此,也是醉了!

相关文章